當價值觀與愛情產生了衝突,月光巷....或許是最讓我深刻的一篇小說。

 

男主人因為希望自己的金錢付出能得到對方的感激,開始用極端的手法逼迫揮霍的妻子向他懇求金錢的資助; 也為了希望能鞏固自己在妻子心目中的崇高地位,在給予生活費的同時使以諷刺性的言語來提醒對方的卑微身世。由於他希望能用奢侈的生活來掌控兩性關係的支配權,而她因最終無法放棄自尊和驕傲,選擇離家出走,寧願獨自過著奴隸般的悲慘生活,也不願開口向他要些什麼甚至是嶄露一絲需要他幫助的跡象。故事的最後,在她不斷的以言語傷害他的自尊、不停的以墮落行為踐踏他渴求的愛,一把鋒利閃亮的刀結束了這苟延殘喘、挑戰人性底線的報復悲劇。

 

Stefan Zweig

Die Mondscheingasse

61E88AH9ABL  

 

以某方面來說,他盡量只入不出、執著的金錢觀與她輕浮、喜愛揮霍的態度導了這件悲劇。但他們本來並非這麼的極端只是生活的現實和對愛情的小氣使得他們越來越無法相處。男主人出生於節儉的富有家庭,她則是一貧如洗,他為了討女主人歡心,盡量迎合她的花費與虛榮,不能說是很慷慨的給予但至少他肯為了愛情改變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價值,一般人或許無法理解但對於被大家稱為小氣的人而言,這是生存必須的堅持。另一方面,當因為嫁了相當有錢的先生,難免開始想要實現從未體驗過的上層社會生活,與其說是一種虛榮與媚俗,或許任性地揮霍先生的愛才是比較正確的說法,畢竟,在限度內的改變與花錢並不為過。

 

但回歸到最本質的差異,如果他們遇見的是另一種人- 例如他是茶花女身邊的任一男伴- 這些導致隔閡的因素可能根本就不會存在,因為金錢與愛情是可被公認的並存條件。 錯的是- 他們抗拒不了自己對愛的盲點。他誤以為只要耗損她的傲氣就能確保愛的恆久性,誤用了方式來獲得她的乞求與在乎,反而將她的自卑與自尊同時推向了最極端的狀態,愛成了最不重要的事,不斷的折磨他、報復他才能發洩心中的恨與怨嘆。吝嗇的男人不是不願意給,只是希望付出的能用其他方式贖回,像是被對方需要或是感謝與敬重。恣意花費的女人不是只愛錢,只是希望男人的愛與給的財富可以成正比,鄙視斤斤計較的小氣行徑,只是單純的想要有適度的物質生活、與一般人抱持著同樣的價值態度罷了。能與和自己完全同樣的人相愛,莫非是無比的幸運,然而故事主角們的好運只維持到他們走入婚姻的那一刻,不肯卸下高傲的防衛偽裝與執著於單方面對愛的見解,成了月光巷中無法挽回愛情的重要原因。

Rola YS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